当前位置:民俗

东夏村“编席”的前世今生

时间:2018-01-29  来源:平凉娱乐娱乐日报网网——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王富强 苏杰

  

  东夏村是灵台县独店镇的一个村,全村285户人家,过去这里家家户户以编席为生,现如今,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活习惯的改变,村里从事这一传统手艺的人也仅有四五户人家。

  1月11日,夏东超老人坐在热炕头上,正悠闲地在电视机上看戏,看见娱乐记者到来,掀开被子卷,起身向娱乐记者讲起了村里编席的前世今生。

  今年76岁的夏东超老人告诉娱乐记者,自打自己记事起,村里人几乎家家户户都编制苇席,大人们编席,娃娃们在一旁凑热闹,等自己年龄大了,迫于生计,也不得不跟着父辈学习编席。最早本地不产芦苇,他就跟着父亲去远在县城周边的胡家店、水泉等几个村收购芦苇,把收购来的芦苇,用扁担一捆捆地挑回家,然后进行加工。到后来,村里有了水库后,村里相继组织群众在水库边移栽了些芦苇,村民们就很少去远处购买芦苇。

  说到编席的加工工艺,老人撩开嗓子,显得信心十足,“首先是选材,要选粗、高、叶片宽的芦苇,这样破开的篾片多,也易于编制。破篾片的工具叫苇穿子,苇穿子是用硬木制成可以把芦苇劈成为2片、3片、4片等,要左手右手同时用劲儿,还得配合好,不然,苇子会划破手或破出来的苇子粗细不一样,没法用。手艺好的,破出的芦苇篾片粗细均匀,编织出的苇席,平整、不凹席心、不翘角。”

  把破开的篾子,洒上水浸泡,一般头一天晚上浸水,第二天早晨起来用碌碡进行碾压。“最难的就是碾苇子。”夏东超老人说,用碌碡来回碾压,好碾的用半个小时,不好碾的要一个小时,直到把苇篾片压得软硬合适,像皮子一样,才可以编席。接下来是分苇,因为在编席中,编织不同的部位需要不同的苇篾片,将苇篾片按照长短分“头苇”“二苇”“三苇”“短苇”,分别成捆,这样用起来也方便。

  “编席最重要的3个步骤,就是踩角、织席心和收边。”夏东超说,“踩角起头是用5根苇篾,一根是根,另一根是捎,根捎轮换交替使用。不同的花纹,编织席心采用不同的方法:有挑一压一法、挑二压二法、隔二挑一压一法、挑二压三再抬四法。收边又叫窝边、撬边,是苇席编织中最后的一道工序。也就是平时常说的‘编筐编篮,重在收边’,收边后,再压平……就这样,一领四边齐整,席花紧密,尺寸足够的苇席就大功告成了。”

  曾几何时,苇席一度是村民的重要经济来源和生活用品。“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初期,编制的席不能流向市场,为了生活,他自己就偷偷地在晚上进行交易,一个苇席才卖2.5元左右。”夏东朝老人早年丧偶,家里的四个孩子全靠用卖苇席的钱养活。

  走出夏东超的家,村民夏元明在自家的小院里剥芦苇叶片,他告诉娱乐记者,虽然苇席铺在炕上有隔土、防潮、散热均匀等特点,但随着现代编制工艺的广泛应用,加之年轻人外出打工,劳力减少,人们用苇席的需求量也的逐年下降。“我今天赶集时,拿了3个苇席,只卖了1个。”

  上世纪60年代,为农业灌溉之用,勤劳的东夏人修建了东夏水库,水库曾滋养着这方土地上人,也滋养着曾经苦难的岁月,现在的水库已成滩地,犹如村里编席的发展历程,已风光不再,只有闲置在麦场里的大碌碡,默默诉说着当年的故事……


  夏元明正在用苇穿子破篾片。本报娱乐记者 王富强 摄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