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文

民国《增修华亭县志》编纂与出版始末

时间:2017-11-20  来源:平凉娱乐娱乐日报网网——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幸育忠

  从明嘉靖14年(1535)至清宣统年间(1909—1911),地方官吏或乡贤曾五修华亭县志,但有的未见传本,有的仅存少量残篇,人们对华亭县以往的历史和社会、自然状况与发展规迹难窥全貌。
  中华民国22年(1933)出版的《增修华亭县志》为华亭县修志以来规模最大、体例最严谨、内容最详备、保存最完好且传播于海内外的志书。这部县志是怎样编纂出版的?基本情况如下。
  民国6年(1917),国民政府内务部会同教育部通令各省饬属县续修新志,华亭县长郑震谷十分着急,于11月和12月两次照会幸邦隆担当此任。当时幸邦隆任平凉中学校务主任,虽工作繁忙,仍有意筹编。惜郑县长于次年春擢升天水,修志无人倡导,遂搁置。
  民国18年(1929),甘肃通志馆成立,委幸邦隆以通志副采访之职,他一月之内就完成了下达任务。农历4月,省通志馆复颁各县普修县志,县政府在教育局附设修志局,幸邦隆时任教育局长,又被委以县志总纂之职。不料他左腿跌伤成骨折,行动不便;华亭又遭遇空前大饥荒和瘟疫,民生惟艰;但他不顾伤痛,放弃薪酬,夙兴夜寐,奋力编纂,从农历8月1日把笔,至11月底就完成了初稿八编八十七目,耗时仅4个月。
  一部县志,贯通古今,竞能在4个月内完成初稿,幸邦隆何以有此非凡能力?只要了解了他的生平并披读其著作,就不难发现,这是一个人品格与学识炉火纯青的必然结果。概括起来,有四点不容忽视:
  1、幸邦隆有公而忘私、为故乡多做事、做大事的抱负。幸邦隆刻苦求学22年,回乡后教书、办学、著述成绩斐然。而生逢乱世,身处穷乡僻壤,发展受限,他没有怨天尤人,自有另一番心境,这从《三乡文集》原序中可见:“华亭之南有地,界崇陇、背汭水者曰三乡,余服食生长斯土,今倏已五十五年。其耗费斯土之物力,暴殄斯土之精华,不知凡几?深愧未能报斯土之恩,酬斯土之德,而又窃斯土之名,自号曰:‘三乡居士’,斯土竟不少吝啬,惟听余个人之支配而弗较。是斯土之对余也,待遇独厚;余之对斯土也,敬礼特薄。故余之获罪于斯土,每思之曾不能自释,为其不能自释也,计惟有累月穷年,竭余之精,枯余之血,涸余之脑汁,罄余之思想,笔之书之,以还之斯土而已!”简而言之,就是华亭哺育成就了他,他只有努力回报这片土地,不惜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别无所求。有了这等情怀,这等抱负,何愁修志不成?遂有“举多数人之力而不能办者,而先生一身任之。补缺拾遗,成一邑之文献,未曾受公家锱铢之酬。”(引自《增修华亭县志》陆霄汉序言)
  2、幸邦隆对修志有20余年苦心孤诣广询博访的资料集累。幸邦隆在兰州求学时,曾通读了《兰州府志》和《皋兰县志》。在平凉求学和任教时,又通读了《平凉府志》。在华亭时则搜阅清顺治、嘉庆两朝由佟希尧、马魁选和赵先甲编纂的《华亭县志》与《新集华亭县志》残卷,并相互比较,摘录精华,从而对志书的内涵、体例就有了清楚了解。他对故乡历史、风物情有独钟,历事变、听轶闻、睹灾异则随时记录;游名胜、进寺庙则细读碑刻、楹联,查看钟鼎香炉,请教长老;逢山究其脉;遇水溯其源。久而久之,华亭古今、地理就蕴于心中,记于纸上。当民国18年张文泉县长请他总纂县志时,他不是诚惶诚恐,而是胸有成竹;他不畏编修苦累,只怕无钱出版。欲修华亭新志,舍此人其谁欤!
  3、有精文通理、学贯中西的知识结构。幸邦隆从10岁起师从吴永兴先生,在私塾习读,以后又进入华亭仪山书院和平凉柳湖书院深造,从而打下了坚实的文史基础。清朝末年,受革命思潮影响,为报效国家,服务社会,毅然弃文从理,考入了设于兰州的甘肃优级师范学堂博物科,在预科、本科各攻读两年,学习了地理、博物、算学、物理、化学、动物、植物、地质矿物、心理、教育、英文、日文等新课程,于32岁时才毕业。这就使他成为陇东屈指可数的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兼容并蓄的难得人才。具备如此知识结构,特别有利于在县志总纂中摆脱俗套,推陈出新,从而达到编排科学,内容完整,纲举目张,条分缕晰。因而邑人张书绅序曰:“幸中和君修华亭县志,脱去旧史的体裁,演出新史的色彩。处处古今对照,把民族的竞争,民权的消长,民生的休戚,物质的进化,都归纳在一部地方史中,概以道德包括起来,这也是县志里头罕见的了。”再以地理志为例。虽然用现代科技水平衡量,它远远够不上精细准确,但在80年前却让学界、乡贤感到“生面别开,益人神智。”(引自尚政全为《增修华亭县志》写的序言)
  4、幸邦隆组织了一支热心为修志服务的志愿者队伍。县上设立的修习局,只有4人:幸邦隆以教育局长兼任总纂,另有薛寿松、车迎贤、刘廷乾三位专职采访员。那时出行只有徒步,采访员虽然早出晚归,不辞劳苦,但采访进度很慢,完成任务遥遥无期,幸邦隆于是动员了潘大观、陈辅周、焦桐德、徐杰、刘瑞、刘永庆等38人为兼职采访员。他们分布于华亭各处,就地采访可减少跋涉之劳;他们文化程序上至贡生,下至高小毕业,有一定调研能力;他们的职业有前清儒学训导,有小学校长、教员,有保卫团长、商会会长等,接触面广。另有马长麟、马兆麟、韩勤升负责绘图,任瀛翰、尚政和、潘伟观等5人负责校对,徐是则、张邦教、幸邦荣等7人兼任誉录。幸邦隆以他“病不辍笔、劳不取酬”的精神感召大家,以教育局长兼修志局长的双重权威领导大家,各人都以报效桑梓为荣,积极认真地完成了分配任务,促成了新县志又好又快地问世。幸邦隆80年前开创了发动群众争当志愿者办大事的良好范例。
  《增修华亭县志》经过两个月的誉录、整理,装订成六大本,于民国19年(1930)春邮送省通志馆,呈正、副总纂杨思、张维审阅。两先生分别为清末进士和拔贡出身,文史造诣享誉省城,正与另6位知名人士主管甘肃政务,即“八委员执政。”因省通志馆人力有限,又受省政府机构改组影响,呈送的县志初稿有所搁置,这一审就是两年。是年,匪患正炽,幸邦隆被推举为独立营营长,又肩负起率领民团驱剿土匪、保卫县城之责。
  民国21年(1932)4月,《增修华亭县志》初稿经省通志馆审察后邮回,训令曰:“……编辑迅速,勤劳卓著,殊堪钦佩。惟详阅全稿,其间应有删改修正各项,另单分别注明,随稿附发。仰该县长交原编纂人照依核定目次及改正事项审察妥当,再行付印。”
  适逢县长张次房莅任,对修志十分重视,为消除漏误,保证质量,“于是集贤研讨,决议组织县志审察委员会,将幸邦隆先生编纂之县志补正刊行,以垂久远。越月审察完竣,披阅内容,分门别类,篡录详实,至其文笔之雅洁,犹其余事,余钦而乐之。”(引自《增修华亭县志》张次房序言)
  这次县级审察认真细致,为时一月,进展顺利。参审人员有清末拔贡徐延年、尚政治,县财政、建设、教育三局局长柳燧霞、张树勋、王化行和省立第一师范毕业生幸育仁共6人,徐延年为审察长。对省、县两级审察中提出的正确意见,幸邦隆一一采纳,及时补正,再将近三年之变事完全载入,于是订为十编,以编系目,繁目附类。并加总分舆图于首,官俸、学校财政一览表于中,俾阅者便于观察。对本县审察中提出的32条不正确意见,或因审察者掌握资料、拥有知识陈旧,或因对县情了解偏颇,他写了《驳县志审察长谬误的一个重要说贴》,一一辩清,未予采纳。因理由充足,考证确凿,邑人心悦诚服,再无异议。
  审、改完成,张次房县长遂于万艰之中,允筹银洋600元,拟印200部。
  是年五月一日,《增修华亭县志》正式付印。县志出版后举行了庆祝会,各区民众代表均有祝辞敬献。
  民国23年(1934),幸邦隆辞去公职,回南川武村铺躬耕并著述,其间一直在编写《续修华亭县志》,记录着民国22年(1933)以后华亭的变化及各种事件,补正了前志的个别不确之处,可惜手稿于1951年后遭毁,仅存1960年从废纸堆中捡得的少量残片。
  1970年,台湾编辑出版《中国方志丛书》,幸邦隆总篡的《增修华亭县志》被纳入,于1976年(民国65年)由成文出版社影印出版,并发行于海内外,惟书名删去了“增修”二字。甘肃省图书馆和西北师范大学等图书馆都收藏了这个版本的书。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5yw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