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泾水

农耕文化的记忆贾河的荏

时间:2018-01-15  来源:平凉娱乐娱乐日报网网——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王小龙


  在静宁县各乡镇中,贾河乡是一个非常偏僻的乡。一则远,乘车从县城到剪子岔紧赶慢赶得两个小时,司机抱怨说比走一趟平凉还费事;二是穷,吃没盐饭,住土窑洞,炕上没席,兜里没钱,群众的日子苦焦得很。

  就在这个“猪嫌狗不爱”的地方,却生长着一种让人崇敬的植物——荏。某年秋天,我因公到贾河。八点准时出城,上雷大梁,过李店川,再上窑庄梁,十点才到乡政府。顾不上喝口水,又去侯山执行公务。路边的一处打麦场上,正晾晒着一片黑乎乎的东西。它比荠短,颜色和它一样黑,茎秆的上方有一簇簇黑籽,这应该就是它的果实吧。我问随行的人这是什么植物我咋没见过?他放慢脚步,缓缓地说,这叫荏,全县其他地方都没有种,就连毗邻的秦安人也不种,只有贾河有。它产量低,出油率也低,全乡顶多有三五百亩,也都是一些老农户所种,年轻人都不认识。我望着平摊在地上的荏,一时有说不出的惆怅,场边连个碾场的石碌碡都没有,人们都忙着卖苹果去了。当时,我就想,这百十捆荏要等到什么时候才由它的主人来收拾?它的秸秆当柴烧吗?这些荏籽用三轮车拉到油坊里去榨,能榨多少油?荏渣用来干什么?喂猪吗?现在养猪的人很少了;烧炕吗?如今农村睡土炕的人也不多了。

  晚上回去后,我急忙翻书查资料。《辞海》这样解释:“白苏亦称‘荏’,唇形科。一年生芳草香木,密被长绒毛。茎方形,叶对生,圆卵形或近圆形。秋季开花,花唇形,白色。”荏是古老的植物,在《诗·大雅?生民》和《尔雅?释草》里都有记载。从野生到种植,它无意中成为古老时序的见证。而静宁惟独贾河有荏,与古成纪遗址相距不足百里。它为什么能一直传下来?这又说明了什么?是荏的生命力旺盛且有食用价值吗?

  从一种让人忽视的植物,我又联想到贾河的一些事情。有人考证说,窦家坪齐家文化遗址与庄浪的朝那湫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贾河的果品产业在南部十乡镇异军突起,果园面积占耕地面积的74%,人均果品收入4500元;宋堡的文化大院在全县修得最好,庄里一位九旬老奶奶心疼务果树的七旬儿子,还能每天在水窖里打半桶水为他做熟三顿饭;山庄建有全县首家家风家训馆;王沟王氏家族四代人中,既有清朝的枪骑兵、秀才,还有全国劳模、公安部“蓝盾”奖章获得者。全乡创出了乡风文明的贾河范本……如同荏一样,一种干事创业精神也在贾河这片土地得以传承和弘扬。

  不知在成片果树挤压下顽强生长的荏,还能再迎来几个冬春,以延续人们对于农耕文化的记忆?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5yw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