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泾水

过了腊八就是年

时间:2018-01-23  来源:平凉娱乐娱乐日报网网——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腊八情思



  时序一进入腊月,心不由地就慌了。腊月是一年之岁尾,这一年又剩最后二十来天了。春节说到就到,它像远行的人从年初就动身往回走,现在已经到村口了,马上就会走进来。近乡情更怯,这不光是在外的人的感受,守望的人又何尝不是呢?又是蹉跎的一年啊!因此许多未完的事情还想在这一小段日子里加把劲做最后的冲刺,或是期望奇迹出现能有所突破。于是人便灯影似的格外忙碌,而忙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腊八先于春节到了。

  一天早晨,顺路陪母亲去买腊八米,在超市门口分别时,母亲看了看她手里新买的麦仁、玉米糁子和各色豆子对我说,看起来很好,其实一点都不新鲜,闻一闻就知道了。她叹了口气又说,只有自家粮食做的腊八粥才最好。我安慰母亲说,没事,只要经过你的手,保准会变成又香又甜的腊八粥。母亲略有释怀地回去了,她年纪大了,像个小孩子,有时需要人去哄一哄。

  民以食为天,中国人素来讲究吃,这就衍生出丰富的饮食文化。纵观所有传统节日,莫不与吃有关,仿佛离了吃这个节日就失去了意义和分量,就会变得黯然失色。人生在世,吃穿二字,基本需求的吃是排在最一位的。在陇东农村,腊八这一天到处都要吃腊八粥,只是各地的做法各有不同罢了。这样的节日,母亲自是很看重。腊月初一她早早就起来了,尽管先一晚她还在煤油灯下为孩子们赶制过年穿的新鞋到深夜,但这丝毫不影响她早起。她将温水里浸泡过的大麦和玉米粒分别放在兑窝里脱皮。那时还没有脱皮机,一切全靠手工。这活做起来细致又讲究,一是大麦玉米浸泡的时间要刚好,二是兑锤的力度要把握好,否则极有可能取不尽皮或是成了一堆面目全非的烂麦渣。大麦去皮即是麦仁,这是腊八粥的主要原料。母亲做的麦仁总是颗粒整齐颜色鲜亮,玉米去尽皮后也是颗粒完好无损。为此,母亲常常受到邻居们的羡慕和夸赞,这是技术活,考的是经验和手劲。

  除了麦仁和玉米粒,各色豆子也是腊八粥不可缺少的原料。到了腊七的晚上,腊八粥主料齐备,母亲如数清点辅料,红白萝卜、香莱、上好的红辣椒面、一小刀新鲜的猪肉,这一切都显示这将是一顿有荤腥的非同凡响的腊八饭食。

  待灶上添足硬柴,便开始煮各种浸泡过的豆子和玉米粒,这些东西熟起来慢,费火得先下锅。有一种陈年的豆子我们管叫铁豆子,即使用水泡过,煮上三天三夜依然还是咬不动的铁疙瘩,当然母亲不会去选隔年的陈豆子。等豆子和玉米煮过五成熟,浸泡好的麦仁就下锅了,这时再改成小火慢慢熬。那时坐在热炕上听母亲一边烧火一边讲古今,看炉膛里的火一闪一闪将她的脸映得红彤彤的,憧憬着天明即将到来的美味,觉得这真是个美好温暖的夜晚。

  不知第二日是怎样醒来的,大约是被无法言说的香味诱醒的吧!满屋醉人的粥香刺激着孩子们的味蕾,先在炕上深深地吸几口,将那美妙的气味在大快朵颐前先品尝一遍。

  母亲已做好腊八粥,专等孩子们起来吃。腊八粥熬了满满一大铁锅,那锅是能装两大桶水的锅。出锅的头几碗必定是盛在三个镶着银边的精致细瓷碗里,这是多年雷打不动的规矩,这些事通常由父亲来做。一碗摆在放于院子正中央铺着一张黄纸的小方桌上,旁边燃起三炷香。世间惟有天地大,靠天吃饭的人敬天地是必须的。另一碗摆在厨房灶神前,母亲说灶神掌管着全家老小的饮食安康,自然懈怠不得。第三碗献在一个玻璃相框下面,我家祖宗并排坐在相框里,一个戴着瓜皮小帽穿着臃肿的青黑色棉服、手持一柄长烟杆,一个脑门精光、穿着肥大的满襟衣服、裹着粽子似的小脚。他们年复一年于黑白无声的世界里严肃地端坐于堂屋的后背墙上,目光如炬神情肃然地审视着家里每一个出出进进的人。父亲说他们在默默地保佑着我们,我们干什么他们都知道,包括好事和坏事。这样的祖宗,他们生前孩子们没有见过,也从未见过他们从相框里走下来吃饭,但他们的威严似乎永远震慑着家里的每一个人。那碗腊八粥,隔几个时辰再去看还是下去了一些,碗不怎么满了,想必他们是在我们不注意时下来尝了一点的。

  敬罢天地、灶神和祖先,母亲会再舀两小盆给邻居家的二婆婆和双喜送去,让他们品尝,他们一个是孤寡老太婆,一个是光棍汉,母亲年年都记着他们。锅里的粥舀出来多部分留着后面几天吃,剩下的再加上母亲擀的筋道的麻叶面片,配上红白萝卜和鲜猪肉炒的佐料,就成了粥面。接过母亲递过来的碗,入口不用细嚼就从喉咙里滑溜了下去。母亲那时嫌我们吃饭狼吞虎咽,常责怪说难道是喉咙眼里伸出手来了?

  边吃边欣赏着自己碗里的腊八粥面,麦仁洁白饱满入口滑嫩,玉米鲜嫩金黄有嚼头,各色豆子花花绿绿,面片均匀透亮,更有红白萝卜绿香菜点缀其中,真是味觉视觉的双重盛宴啊!这样的美味恐怕神仙也是羡慕的,要不怎么会在腊八这天祭祀呢?

  母亲是没有时间和心思去慢条斯理地品尝腊八粥的。腊八只是推开了一扇繁忙的大门,整个腊月忙碌的模式就此开启,母亲急急忙忙朝这扇门里迈步走去。她的目光迅速地掠过檐下成串的红椒椒、屋顶上吊下来的灰圈和墙上熏黑的旧年画、掠过仓里准备做成豆腐的豆子和急待启封的黄酒,落在新磨的白面上……她看见父亲拿着火红的春联站在长条凳上,她需要熬制一些糨糊让孩子们帮助他,让他把喜庆欢乐和即将到来的春天牢牢地粘紧。这是一场辛苦的战役,从腊八这天打响,母亲愉悦地全身心投入了战斗,此刻村子里远远地传来孩子的歌谣:

    小孩小孩你别馋,

    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粥,喝几天,

    哩哩啦啦二十三

    ……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