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泾水

平凉城南有个水桥沟

时间:2018-01-29  来源:平凉娱乐娱乐日报网网——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马嘉珉

  水桥沟的水,可是有来头的。它不像纸坊沟的水,也不像甘沟的水,再流一百年也还那样,更不要说它们现在名声已坏,臭不可闻。

  老先人有话: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在平凉,除了泾河里有龙,剩下的就只有水桥沟了。水桥沟有八龙潭,九龙潭。不像泾河,只有一条龙,而且是一条小龙。泾河有龙但它没有龙王庙,大家都听过魏征梦斩泾河龙王的故事,就在那次龙王庙也被毁了。这可是有历史记载的,不是我在这里瞎说。

  水桥沟不但有龙,还有龙王庙,龙王庙建在老龙潭。老龙潭的龙王庙名气非同一般,据沟里的老年人说,过去的龙王庙总是有求必应。相传民国十八年关中大旱波及平凉,坐镇平凉的张狼,便邀集城内几家大财董在老龙潭祈雨,大家许诺如果祈雨成功,便斥资重修龙王庙,再塑老龙身。结果一时三刻乌云翻滚,大雨如注。雨下了三天三夜,彻底解除了陇东的旱情。人们兑现诺言,在那里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龙王庙。从那以后,平凉每次的大型祭祀活动都在老龙潭举行,龙王从此眷顾平凉这块龙脉,年丰岁稔,五谷丰登。

  老龙潭的水,清澈甘甜,做饭食之有味,泡茶饮之甘醇,至今取水之人仍络绎不绝。据说解放前,平凉城的有钱人都喝老龙潭的水,车拉驴驮人挑,整天车水马龙。还说有许多商贩在水桥沟熬制鸦片,也是为图取水方便。因为只有用老龙潭的水熬制的烟膏,才是上等的烟膏。

  解放后,人们不信神了,龙王庙被拆,老龙潭也就干了。三十年后,人们又在旧址的对面山上重修了龙王庙。就在新庙上梁的当天,在离庙十步之遥的山脚下,竟然冒出了一股碗口粗的清泉,汩汩的泉水清澈见底,日夜奔流。人们都说这是龙王显灵,纷纷顶礼膜拜,龙王庙的香火又旺了起来。

  九龙潭向南再走三里地,快到了水桥沟的尽头。这里沟壑纵横,云蒸雾绕,如同仙境。在榆树庄的山脚下,有一片草木葳蕤的湿地,一连有几处山泉,个个喷涌不绝。这里龙多水也多,有水桶粗的一股水,带着一路的欢声笑语去下游会它的兄弟。

  下游的水虽说比不上上游的水干净,但洗衣服、淘拖把随时都能用着。如果沟里人家翻盖房屋,找个水泵放进河里,涓涓细流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最不行的,端个荼壶,点支香烟,屁股下面坐个马扎,看小桥流水,听鸟雀啁啾,也十分惬意。

  水桥沟的桥

  水桥沟的桥,大大小小有将近二十座。就材质讲,有土的,有木的,有铁的,也有混凝土的。就功能讲,有走人的,也有过车的,过车的也有大小车之分。像高速公路高架桥,那上边天天跑的都是动辙能拉上百吨货物的大货车。而那些小桥,只能过农民拉点蔬菜鲜果的小三轮、架子车。

  一年四季湍流不息的山泉,确实给水桥沟的百姓带来了许多实惠。离泉水比较近的人家,祖祖辈辈就喝这泉水,几个大园子里的庄稼、菜蔬、果木园子,都离不开这泉水。

  沟里人家,最不方便的还是过河。河东的人要到河西去,河西的人要到河东来,最紧要的就是桥。别看他们经常站在河边,和河那边的人喧谎拉闲,但要到对面邻居家串串门喝口茶,或者把自己园子里的菜蔬给对方送去一些,过河也是多有不便。于是,这几年新建的桥就多了起来,去年就增加了几座新桥。

  过去因为条件所限,修的都是凑合桥,人上桥,桥便晃,人也战战競競。现在的桥真是鸟枪换炮,大梁是几根大号工字钢,桥面全是钢筋混泥土一次浇筑成功,过桥如履平地。不好的是张家的桥不让李家走,李家的桥不让王家过,结果是家家都修桥,桥多确实方便,但浪费也是一目了然。

  去年有几个头脑发热的小青年,开来了一台轰隆隆的挖掘机,在老龙潭附近挖了一个大坑,名曰“垂钓园”。园内各种包间雅坐一应俱全,后来又换招牌“农家乐”。园子在河东,大路在河西,为解决通行,就在河上修了一座土桥。白天修的桥,被晚上的山洪冲得无影无踪,第二天河床上只留下了三条赤裸裸的水泥管子。被邀来的垂钓者,只能手握钓杆,望园兴叹。怪事还有,刚抽满一池水,一夜之后水就干了。原来水池底部全是砂石层,水通过砂石层又回到了河里。正式开业的当天又遇护坡塌方,两名垂钓者不幸落入水中,园内游客齐呼救人!

  看庙的郭老有自己的想法,说这帮年轻人动了龙脉,龙颜不悦,是龙王在惩罚他们。不管别人怎么说,现在垂钓园已无人问津,几十万的投资看来是打了水漂。

  水桥沟的沟

  水桥沟南北走向,纵深有四公里,最宽处(水库)不足三百米。

  从胜利桥往南走大概一百米有条岔路,如果直走,七拐八弯,如同进了迷魂阵。出了迷魂阵,就进了井家沟。平凉人都知道,这井家沟,可是好进难出,因为井家沟原是劳改队。

  告诉你,从胜利桥往南一百米的岔路,要向东走,过桥,才是正路。这条路分为三段:第一段是水泥路,有一千多米,幅宽五六米,有的地方可错车。第二段是土路,单行道,也有一千多米。剩下的全是羊肠小道,连摩托车都难得通行,这段路也有一千多米。

  往里走三分之二的路程,眼前便是水桥沟水库大坝。坝内无水,但坝体仍保存完整。听说五十年代为修水桥沟水库,“人海战”干了几年,最后才大功告成。和那几个莽撞青年搞“垂钓园”一样,修水库同样犯了低级错误。水库建成之后才发现,一是下游无地可浇,二是拦截上万立方的河水,悬于城市之上,一旦遭遇山洪暴发,大坝溃堤,几万居民便有灭顶之灾。这叫“悬河灌顶”,水利工程大忌。

  水桥沟夹于两山之中,处处杨柳婆娑,绿荫匝地,金银花浓烈的香气,沁人心脾。林中各种各样的山雀都尽展歌喉,婉转鸣啼,不时从你身边飞出一只野雉,发出“咯咯”的叫声,冲向天际。偶尔也会有行踪诡秘的盗伐者和捕猎者出没。

  这里凉爽静谧,是城市近郊难得的天然氧吧。难怪经常会有三五成群的青年男女,抬着烤炉,扛着啤酒,进去享用。他们带走了欢天喜地,留下了一片狼藉,水桥沟快要变成了垃圾沟!

  水桥沟曾几度兴衰。四十年代,这里屯集过成千上万的抗日军队。五十年代,在这里兴修水库,大炼钢铁。六十年代,这里曾建过学校,兴办过工厂,至今遗址仍然清晰可辩……曾经的人叫马斯,早已都成了过眼的烟云,只能到几个耄耋老者的记忆中去寻觅。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