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泾水

后峡红叶

时间:2018-01-31  来源:平凉娱乐娱乐日报网网——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老牛


  沿着胭脂河逆流而上,走到崆峒后山登山处,在二郎石前注目,后峡这幅画卷变得斑斓纷呈。那是打开你心头潘多拉盒子,放飞所有神思的一道闸门。

  深秋的清晨寂静而冷清,阳光驱尽连续四十多天的阴云,从崆峒山顶倾泻而下。向山顶望去,一束束光线显得清晰分明,色块阴暗阳明,或掏出洞口青黛,或划成沟壑苍翠,全似天公慵懒之笔,那么的不经意不匀称。后峡的南北两峰则如斗气的情人,南峰作愠慢态阴柔婉转,衣带散乱;北峰作憨望态阳刚直白,裸胸束手。二峰间河水淙淙,清秋把胭脂河的胭脂都涂到了树叶上,清流一身素装,窥罢两峰异态,冷峻的笑声由近而远、由掩而放。

  秋叶红了,映入你眼帘的是后峡漫山的红叶!这红叶不是顿悟变红的,有暗红的不舍,有浅红的羞怯,有紫红的得意,还有褐色乃至发黄的失落,均作万般渐变姿态。从谷底到山巅,一簇簇,一溜溜,一片片,既有整沟整片红叶成群,也有崖端点红插头。这眼前的红叶,往往带着暮气,沉稳中夹杂着沧桑流露出油画的板廓;而那远处的红叶群,多了些自以为是的高洁,勾勒出崆峒山无限呼应的写意。越往峡里边走,万紫千红越是任性,你越不忍发声惊扰。

  峰回路转,后峡南峰顿然幽深起来。石峰石柱突兀林立,洞口沟口形影相吊。姊妹峰、玉帝柱在上午的光束中舞得干净利落,而大象峰在秋阳下故意吐出了一缕薄薄的氤氲。在这里,红叶似乎褪了点颜色,让步于周边浓墨泼洒下的苍翠。这境况,使我想起钟子期既遇,俞伯牙抚琴奏高山流水的那份默契。大自然的天工搭配,丝毫不能委屈河边山脚红叶的热情。山谷愈是绿的深沉,山下愈是红的无视,只不过如此各溢流彩的妆点,徒添了北峰艳羡的目光。

  在一弯河水平缓的谷地,我信步走下公路,钻进草丛。野棉花开得羽体丰满,吹一口即缓缓飞走。枯黄的蒿子高低抑扬顿挫,草甸松软潮湿,小椴树在附近默默值守。这时候,静静的聆听,胭脂河的笑声是最婉约的天籁。闭上眼睛朝着欲翻过山顶的太阳看,一片赤红,若红叶障目,耳边或许捎来了一丝嗡嗡声。睁开眼,河谷两岸依然亮暗分明,北峰是嶙峋的裸绿,南峰翠红渲染。此刻,色彩与光线,声音与心思,动与静,都交织在一幅多维的美学体中,纯粹得无可挑剔,率性得一塌糊涂。细想起来,红叶,才是这音画诗魔的始作俑者!

  忽然,我有迫不及待抽逃的念头。红叶或浓或谢,自有安排,可是夹杂了人的欲望与牵强,就显得那么庸俗。自个调转车头就往回返,瞥眼间,红叶依旧,秋日变白。变化了的是自己的心境,留住了的是后峡一撮红叶。自然而然就想起那句话:你见,或者不见,我都在那里!是啊,那片红叶,一直就在那里!

  落花与流水纵使无情,天趣与人性必定有道。今年红叶,着色了一小段岁月。明年再红,盼望抹红自己一袭心情。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