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评

因为阻隔 所以误读

时间:2017-06-23  来源:北京娱乐娱乐日报网网
分享:  0

 禾刀


  1793年,英国使臣马戛尔尼率领庞大的使团抵达北京。然而,一路所见所闻与马氏的想象大相径庭,以“十全老人”自居的乾隆所表现出的狂妄自大,特别是对国际知识的孤陋寡闻着实令马氏一行深感震惊。相较于此前民间交流人士对于“东方古国”那些天花乱坠的描绘,马氏的官方身份显然对英国宫廷产生了更加深刻的影响。甚至也可以断定,马氏深入腹地的观察,为日后鸦片战争决策提供了有力旁证。


  作为《中国风:遗失在西方800年的中国元素》的作者、英国当代著名艺术史家的休·昂纳,其观察当然会选择所擅长的艺术视角。西方社会发端于11世纪的中国风,得到了马可·波罗等曾旅行中国的冒险家们、传教士们的有力助推,经几个世纪的发展后,从17世纪开始全面渗透到了欧洲人生活的各个层面。中国风直接影响了西方时尚史上著名的洛可可风格。这场中国风在18世纪中叶时达到顶峰,直到19世纪才逐渐消退。昂纳通过分析对比后认为,“中国风是一种欧洲风格,而不是像一些汉学家常常认为的那样,是对中国艺术的拙劣模仿”。


  即便不似昂纳这样本着极为专业的艺术眼光,从书中列举的那些图片来看,国内读者也会陡然生出一种陌生之感。传教士所绘的孔子像除了着装,无论是人物肖像,还是背景铺陈,很难看出华夏文明的影子。布歇所绘的中国皇帝和臣子的画面杂乱无章,完全区别于古代朝廷严谨整齐的官方礼仪。这些画作的出现,虽然其中夹杂了一些中国元素,但体现更多的还是西方自身文化,最多只能说是中西文化的“杂交”。


  在昂纳看来,之所以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与中国实际情况千差万别,根本原因在于,那些前往中国的游历者要么根本就没有抵达中国,而是道听途说;要么明知有违事实,但为了挟“中”自重,故意夸张抬高自己的话语影响力,从而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昂纳的分析当然颇有见地,但不能不说的是,中国风在西方社会的风起云涌,除了与游历者添油加醋的渲染有关,但也不能排除郑和远洋的影响。郑和舰队虽然未能抵达欧洲,但在西亚和非洲沿海的影响力甚巨,难免波及欧洲强国的“势力范围”。还需要说明一点的是,与欧洲后来兴起的航海探险活动三五只船组团出海相比,郑和舰队常常集合舰船200余艘、载员两万余人,规模庞大。虽然此时中国远洋能力足以称霸全球,但中国并未倚仗强势远洋力量侵占他国领土,更多时候只是以德服人。


  在欧洲航海兴盛之前,中欧交流大都借助陆路。但中欧相距两万多公里,中间要穿越数个国家不说,战争祸患不断,自然条件也极为恶劣。1877年,在中国考察多年的李希霍芬首度提出了“丝绸之路”这一概念。自此,“丝绸之路”便成为中外历史商贸和文化交流的重要代名词。


  之所以要提及这些,是想说明,由于中欧之间相隔千山万水,交流时断时续,虽然有一些游历者和传教士跋山涉水不辞千辛万苦抵达中国,但人数仍然较少。较少和不能持续的交流,使得欧洲与中国间失去了充分交流的机会,自然也不可能持续更正对中国的印象。从这层意义上讲,西方中国风的误读,本质上也是中欧历史交流不够充分的折射。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5ywy.net All rights reserved.